征途私服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游戏资讯 > 正文

征途恐怖的NPC打坐

作者:征途 来源:www.5sxed.com 日期:2018-9-18 21:13:12 人气:0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征途私服

尔雅听说在征途世界中只要坐在家族所属的NPC旁,经验值就会不停的上升。刚赔偿完化粪池管线维修费的的他,身无分文,认为这种免钱的练等方式也不错。

走在凤凰城内,一阵风吹来一张被水浸溼的纸,上面糊掉的字依稀可见:“家族收……洽凤城NPC法器店老板。”

看来应该是一个占领凤凰城法器店老板的NPC家族在收人!尔雅兴奋地想。

尔雅的脚步没有迟疑,笔直的往法器店老板前进。

没错,尔雅看见有四个人坐在那打坐,那就是传说中的打坐吸经验吧!

“请问……族长是谁?还有要收吗?”

“我就是族长,我叫白目雄,安抓?囝仔半夜啼哭睡不着?”一名样子很白目的男人站了起来。

“啥?我想入家族。”尔雅不解。

“肖年仔,我们现在只帮人收惊,不收人的啦。”另外一名ID是风起时菜花满天的人答道。

“最好不要给我们来乱喔,前几天有个叫草山蛙的小子来乱,我就叫白目雄给他走七星步,拿香烫他懒趴。”又一名男子呛声。

原来,传单上那个糊掉的字,不是家族收人,而是家族收惊,不亏是占领法器店的家族。

“我是真的想入啦……拜托。”尔雅哀求道。

“好啦,看你一片赤诚,要入,也不是不行,不过要入我们这个家族,最重要的是会说鬼故事。”白目雄道。

“鬼故事?那我很行,要怎样的鬼故事。”尔雅一听到这个条件,顿时自信满满。

“越恐怖越好。”

“好,我就讲一个让你们全部都吓到挫屎的鬼故事!非常屌!”尔雅拍拍胸膛。

“真的很屌?”白目雄家族的人异口同声问道。

“如果不屌,就请你们尽情踢我自认最屌的地方!”,尔雅吞咽了口水一下:“我要说的这个故事,叫做’‘雨夜’……”

不知在何时,乌云悄悄的将凤凰城的天空给染成一片死寂的黑。

若有似无的雷声,伴随着细如发丝的细雨降下。

风声,戚戚楚楚的低吟著,

仿佛再问,

是谁……

究竟是谁……

打开了天气特效?

尔雅面对着白目雄等人,表情沉重,开始用低雅的嗓音,说著攸关他能不能成功加入家族的那个鬼故事。

※以下故事为本人之心血创作,除了这次的征途活动,尚未在任何地方公开发表,请勿私下转载。

=========故事开始的分隔线=========

【雨夜】

雨丝轻轻从空中滑落,这是个令她烦闷的雨夜。

孤单走在漫长红砖道上,只有昏黄街灯映照出的影子为伴。德尔刻意加重脚步,愤愤然踩在小水坑上,溅飞的水珠在她及膝短裙上晕开,不过德尔并不在乎,因为她有更在意的事。

……为什么你要爽约,明明说好这个春假要一起去度假的,可恶!你就自己跑到国外去接见客户、签约、玩乐,气死人了,少了你,放假也没意义了,我加班加到忘记现在是春假最好!

德尔埋怨著,埋怨那个可恶的男友。

步行至回家必经的那座桥时,德尔忽然停住脚步,她眨了眨大大的双眼,眼前那背影是多么熟悉,男友阿晨为什么一个人站在那淋雨?他不是人在国外吗?

吃惊地德尔快步向前,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?不是出国见客户吗?”她用雨伞替已一身湿漉的阿晨挡雨。

阿晨却用呆滞的神情,答非所问的回答:“想下水吗?”

“啊?”德尔注意到,面无表情的阿晨,眼光始终停在桥下。德尔循着他的视线望去,桥下就的只有黑压的河水罢了。

“喂,臭娘们,我问你想不想下水,回答啊!”阿晨脸色匹变,大声质问德尔。

“……神经病啊你,你是不是吃错药了?”

“嘻嘻嘻嘻嘻……”阿晨阴阴的笑。

德尔对于阿晨诡异的行径感到十分意外,心想,该不会阿晨把要签的约搞砸,被上司赶回国后,就变成这副德性。

“你到底干麻啦?”

阿晨双手伸向德尔,手掌环绕她纤细的脖子,德尔并没有反抗,任凭阿晨将嘴唇贴了过去。

虽然弄不清楚状况,但男友阿晨能够在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,这几天一直被孤单包覆的德尔还是感到有些高兴。

热吻带来的幸福感让德尔一时陶醉在其中,但下唇突如的一阵刺麻将她拉回现实,随后,痛觉伴随着铁锈味传至大脑。

下嘴唇的肉被阿晨狠狠咬了一口。

德尔大脑一片空白,在意识朦胧间反射般尖叫起来。而阿晨只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童似,咯咯笑了起来。

手掩著被撕裂开的唇肉,掌心一片艳红,德尔回过神后,阿晨已消失在眼前。

“这、这倒底是?”

望着一片杳无人烟的夜色,德尔背脊一阵飕凉,拔腿狂奔回家,直到逃回她那间单人套房,仔细确认上锁后,德尔才放心地大口喘气。

……那真的是阿晨吗?我该不会是遇见鬼了吧?阿晨还在国外,不可能那么快回来才对。

到底是怎么回事,个性强硬的德尔顿时无名火起,抓起毛巾拼命擦拭脸上恼人的水珠,再为自己受伤嘴唇简单作处理后,她想验证自己的想法,走到电话旁,拿起阿晨出门前交给她的那张抄写着联络电话的纸,拨打上头的国际号码。

耳朵只听见死板的嘟嘟声,无人回应。

她不放弃,挂断电话后再次试图拨打。

没人接通。

继续拨打。

额头冷汗随着焦躁而生。

就在德尔正要放弃,挂上话筒时,

“……嘻嘻。”

虽然音量不大,但德尔确实听见话筒里传来的笑声,尖锐且悚然的笑声。猛力甩开话筒,油然而生的恶心感让她胃袋翻涌,德尔颠颠簸跛步至洗手槽,将先前吞下的食物一一呕了出来。

是鬼。

这二字深深烙印在德尔心中。

翌日,阳光从窗户倾泄而入,彻夜处在半梦半醒、被不安包覆的德尔从被窝中探出头来。

已经中午。

德尔望着闹钟上的秒针发楞,她上班迟到了,再打开手机,好几通未接电话,是公司的人打来的。

脑袋就像一张白的纯粹的纸,对于接下来的动作,迟迟不知该如何下笔,她就这样呆滞的度过数分钟,直到一个念头闪过。

向神坛之类的人求救。

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地就被打消,德尔的理智站了出来,告诉德尔,那些自称大师的都是江湖术士,只不过想要诈财,而且要是自己跑去向这种人求助的消息传了出去,可就丢脸死。

一面刷牙,停格的脑袋又开始运转,昨夜的恐惧似乎已被德尔坚强的意志给打压,就仅像一场已云淡风轻的噩梦。德尔决定先回公司上班,再想办法与阿晨连络。

回到公司后,周围同事关心的问德尔为何迟到、以及她一脸倦容、嘴唇伤口的事,德尔只是轻描淡写的冷冷带过,她不想被人知道自己“遇鬼”这种光怪陆离的经历。

仍是联络不到阿晨。德尔一面感到失望,一面又替没听到那恐怖笑声而庆幸。

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推移,又到了下班时间。

日影渐斜,同事三三两两离开座位,德尔将工作告一段落后,也跟随大家的脚步走出公司。

无视身旁同事的搭理,德尔心生一股令她自己也感到奇怪的念头……

桥。

桥……

想走到桥边看看。

莫名的欲望驱使著德尔,当她再次睁开眼时,人已站在夜色当中,不知何时落下的细雨沾湿德尔脸颊。

眼前,又是那熟悉身影。

“想下水吗?”

他问。

德尔完全清醒过来,她对于自己主动触碰恐惧的行径感到不解,而在思考之际,双腿也反射性地动作,她再次举足狂奔,就像只无头苍蝇,在这冰冷死寂的城市里乱窜。

“小姑娘,你没事吧?”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唤住德尔。

德尔扠著腰,大口吐气,视线往声音主人望去。

皮鞋、旧皮箱、黑雨伞、唐衫、白须、皱纹、慈祥的双目,是位老先生。

“是不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呢?”老先生再问,语调仍是温和。

再也忍不住,一直积在在心中的那句话终于脱口而出。

“救救我……”德尔向老人求救

站在老人身旁,她感到眼前老人有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奇妙安定感,情绪渐渐被抚平。

“雨夜。”老人说。

“什么?”

“你的脸上布满著不会自己流下的水珠,那就是碰见‘雨夜’的象征。”老人从唐衫口袋中拿出手帕。

德尔接过手帕,轻轻擦拭脸颊,问道:“雨夜是鬼吗?”

“没错。雨夜,只现身于细雨飘摇的夜晚,通常是近水处,他会化成人形,尤其是与你亲近之人,然后问你:‘想下水吗?’,若你答:‘好。’,雨夜就会将你带入水中,你溺毙后,雨夜会乘坐在其尸身上玩耍歌唱。”老人解释道。

“啊……那、我只要不回答他就好了吧?我、我躲在家中不在下雨天出门总可以吗?”德尔着急地问。

“可以是可以,雨夜这样便害不了你本身,但恐怕……”

“恐怕什么?”

“恐怕会害了雨夜化身的那人。雨夜是想法很奇特的鬼魅,若骗不了你,必会加想办法加害于化身之人,甚至取而代之,雨夜也认为夺走别人最爱的人是件快乐的事。”

化身?不就是阿晨吗?那,阿晨会不会已经……

不,绝对不行。德尔忧心的想着。

“雨夜化身为我男朋友,那他现在会不会有危险?”

“你第几次碰到雨夜了?”

“第二次。”

“还好,那还有一次机会,我想你男友应该只是暂时被雨夜迷惑,所以才无法和你连络。”

德尔暗暗称奇,想不到老人连男友无法与自己联络的事都算的出来。

“等我一下。”老人打开旧皮箱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,他拿出一把用黄色符纸折成的短刀,递给德尔:“你收下这个吧。”

“这是?”德尔接过。

“呵呵。”老人微笑,“明天你去找雨夜,用这把刀对准他的心脏刺下,这样便能消灭他了。”

“会不会有危险?”

“目前只能这样做了。小姑娘呀,对付雨夜要靠你自己,鼓起勇气吧,若真有危险,我会适时出现的。”

“好。”德尔应道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哇哇,继续说啊!”白目雄催促道。

“情结阴森到连我阴毛都竖起来了!”芦洲小刀发抖的说。

“好……不过今天的字数太多了,要留到明天再公布结局才行。”尔雅伸了个懒腰。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5sxed.com/yxzx/414.html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
    编辑推荐
    • 没有资料